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575【唱片公司】
    清晨。

    周赫煊正在书房写小说,于佩琛突然敲门道:“周先生,有个假洋鬼子找你,他说自己是百代唱片的经理。”

    “百代唱片找我做什么?”周赫煊起身开门。

    于佩琛说:“我问了,但他没说明白,好像是跟录制唱片有关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吩咐道:“把他带到会客室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于佩琛立即退下,她已经渐渐适应了秘书这个角色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周赫煊见到了于佩琛所说的那个假洋鬼子。

    此人很年轻,30多岁的样子,西装笔挺,还拄着根绅士文明杖,他微笑握手道:“Hello,周先生,我是李楷生,EMI中国公司华经理,英文名Jerry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周赫?#26377;?#22836;暗笑。

    Jerry(杰瑞),老子还Tom(汤姆)呢,要不一起来玩猫和老鼠?

    李楷生动作优雅地把文明杖放下,寒暄道:“周先生,鄙人非常仰慕先生的才华,很早之前就想来拜访,?#19978;?#19968;直无缘得见。”

    “李先生,有什么事情就明说吧。”周赫煊不想绕弯子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”李楷生笑道,“我有一个晚辈,也是交通大学的毕业生。他昨晚听到周先生唱歌,唱的是一首新歌,记下了几段旋律哼给我听。我觉得这是一首非常优美的歌曲,想要请周先生录制唱片。当然,如果周先生愿意的话,百代唱片还想买下《兰花草》和《松花江上》的版权。”

    《兰花草》是周赫煊“改编”胡适白话诗所作,这两年已经流传甚广,不过周赫煊一直没卖过版权,外头流传的唱片严格来说全属于盗版。

    至于《松花江上》,虽然受到广大群众的喜爱,但?#25970;?#26377;一家唱片公司敢发?#23567;?#22240;为这是一首典型的抗日歌曲,严重违禁。

    周赫煊好笑道:?#21834;?#26494;花江上》你也买,但你敢发?#26032;穡俊?br />
    “当然敢,”李楷生下意识的挺直腰杆,自豪地说,“我们是英国公司,背后有大英帝国撑腰,中国和日本政府都不敢拿我怎样。”

    李楷生,新一代买办,毕业于上海圣?#24049;?#22823;学,并赴美留学,历任天新、万泰、义泰、康盈等多家洋行的华经理,并跟人合股开设多家丝绸厂,家业?#22982;幔?#27492;时担任百代唱片中国公司华经理。

    说起民国的唱片也,有三家公司不得不提,?#30452;?#26159;百代、胜利和大中华,号称民国唱片三巨头。虽然还有其他数目繁多的唱片公司,但那些公司顶多算是工作室,连自己的?#23478;?#35774;备都没有,灌唱片的时候还得去找三巨头租?#29723;?br />
    大中华唱片公司创立时间最早,是孙中山和日本商人合办的,现在已经变成完全的华资企业,自称“唱片界的三民主义?#20445;?#21487;谓根正苗红。

    胜利唱片公司是一家美国公司,创立时间最晚,但其业务已经超过了大中华唱片。

    至于百代唱片公司,如今实力最强,?#26102;?#26500;成也最复杂。它最开始是一家法国公司,但四年前被英国哥伦比亚公司收?#28023;?#32780;英国哥伦比亚公司又是美国哥伦比亚公司的分公司。就在今年,英国留声机公司(HMV)又收购了英国哥伦比亚,其股份构成已经很难说得清楚。

    百代唱片其实已经不叫百代唱片,而叫英商电气音乐实业有限公司(EMI)。只是由于百代在中国的名头很响亮,所以一直沿用了下来。

    至于老百姓的叫法,则更?#26377;?#35937;直接。

    大中华唱片的标签是两只鹦鹉,所以被俗称为“双鹦鹉”。胜利唱片的标签是一直趴着听歌的狗,所以被俗称为“卧狗”、“狗听戏”。百代唱片的标签是一只红色雄鸡,所以被俗称为“大公鸡”、“红公鸡”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如果某人买了百代公司的唱片,他会说:“我买了一张大公鸡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中国唱片行业很难做,一是?#36203;?#22826;激烈,二是收到广播电台的冲击,三是时局动荡。

    就拿百代唱片来说,两年前的“一二八?#31508;?#21464;,搞得这家公司亏损严重。而胜利唱片又?#27809;?#25443;乱,互相挖人,降价促销,两家公司的?#36203;?#30683;盾闹得?#21496;?#30342;知,被戏称为“鸡犬大战”。

    这场“鸡犬大战”两败俱伤,“大公鸡”虽然保住了自己的行?#30423;?#22836;地位,但却被“卧狗”弄?#36855;?#27668;大伤。

    倒是“双鹦鹉?#34987;斕没?#19981;错,毕竟这是三巨头当中唯一的民族企业。常凯申的?#19981;?#22914;果要录成唱片,必然找大中华公司录制,机关单位肯定也找大中华合作,人家主营的是政府业务。

    “李先生在百代唱片做了多久了?”周赫煊突然问。

    李楷生笑道:“三个月前刚刚上任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你不走寻常路,居然跑来找我买《松花江上》的版权。”周赫?#26377;?#36947;。

    新官上任三把火嘛,李楷生刚刚当上EMI中国公司的华经理,自然想要做出?#29615;?#19994;绩,这样才能赢得英国老板的认可。

    如今这年头,流行歌曲还不太流行,市面上销售的唱片,有99%都是?#38750;?#20869;容,歌曲唱片非常少见。

    李楷生说:?#21834;?#26494;花江上》是周先生的心血之作,你也想让它广为流传吧。也只有我们EMI,才敢顶着南京政府和日本?#35828;难?#21147;,在全国发行这种抗日歌曲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能保证《松花江上》的顺利发行,我可以考虑卖版权给你。”周赫煊说。

    李楷生笑道:“我想请周先生亲自献唱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摇头道:“我不专业,你还是找专业的歌手来唱吧。”

    李楷生劝道:“周先生,你可以这样想。如果你亲自献唱录歌,肯定能够获得极大的关注,这对宣传抗日是很有?#20040;?#30340;。你我都是中国人,我虽然是买办起家,被人骂成洋狗腿子,但我也是爱国的。我也希望,一首优秀的抗日歌曲能够广为流传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吧。”周赫煊呵呵一笑,他可不相信对方的爱国精神,恐怕主要还是为了提高唱片销量。

    “如果周先生亲自献唱,说起来也是一件雅事,不如再考?#24378;?#34385;。”李楷生继续劝说。

    周赫煊不置可否,笑问道:“如果我亲自录唱,演唱和?#26159;?#21019;作的总版税能有多少?”

    李楷生试探道:“10%?”

    周赫煊挑挑眉:“我的声音?#25970;?#19981;值钱?”

    “周先生觉得该多少?”李楷生问。

    “30%。”周赫煊一口气就涨了三倍。

    ?#20843;弧?#23481;我想想。”李楷生倒吸凉气,现在轮到他犹豫不决了。

    周赫煊也是?#26102;?#23478;啊,在钱财方面,哪有?#25970;?#22909;说话的?
热血传奇下载完整版
体彩22选5综合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分析计划软件 3d组三选号技巧方法 新时时在线开奖 时时彩历史记录查询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12 新时时几点开售 竞彩混合过关奖金计算 新时时二星组选技巧 极速分分彩在线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