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历史小说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282【吃亏】
    “六帅对裁军又是?#35009;?#24577;度?”周赫?#28216;?#36947;。

    冯庸解释说:“如果裁军方案公允合理,六子是愿意配合裁军的。当然,为了防范日本?#35828;?#29436;子野心,东?#26412;?#30340;几大精锐部队必须保留。”

    “公允合理?”周赫煊摇?#25151;?#31505;,“恐怕很难哦。”

    冯庸叹息道:“可东北的财政更难,已经养不起那么多兵了。就算中央不裁军,估计六子自己?#19981;?#35009;撤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搞军事,就跟搞教育一样,没钱寸步难?#23567;?br />
    李石曾搞教育弄得人人反对,最大的原因就是没钱。而地方军阀如果没钱,那就不是闹游?#24515;?#20040;简单,稍不注意就要滋生兵变。

    张作霖两次入关争天下,不仅把华北打得稀巴烂,东北的财政也被战事拖垮。特别是北伐战争期间,张作霖不仅要养东?#26412;?#36824;要给直鲁联军和孙传芳的部队提供支援,军事开支数以亿计。

    张学良年纪轻轻就继承东?#26412;?#24635;司令,说起来风光,可他接手的却是个烂摊子。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现在东北最要紧的,就是做好两件事。第一,严防日本人;第二,恢复民生财政。”

    冯庸感叹道:“王永江还活着就好了,有他在,东北诸事可高枕无忧。”

    张作霖有底气入关争霸,就因为背后站着个王永江。

    当初东北治?#19981;?#20081;,土匪出身的大帅们嚣张跋扈,是做警察厅长的王永江成功治理乱相。东北财政崩溃,也是做财政厅长的王永江扭转局面,不但还清了政府债务,而?#19968;?#23454;现财政盈余。

    王永江在东北发公债、兴工业,创办东北大学。为了丈量土地,增加田赋收入,王永江连杀14人,风气为之一清。

    可以说,正是王永江的超强内政能力,才有了财政富余、安定有序的东三省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张作霖的野心摧毁了这一切,王永江数年的努力,都成为张作霖扩军的?#26102;尽?#28982;后在奉军第一次入关时,毁灭殆尽,东北财政再次出现巨额亏空。

    王永江呕?#29287;?#34880;又奋斗一年,东北财政再次扭亏为盈。结果张作霖不听劝阻第二次入关,导致东北物价飞涨、货币贬值。

    王永江气得左眼失明、心脏出血,一怒之下辞官不干了,1927年底病逝于金州。

    失去王永江的东北,犹如无法进食的壮汉,正在日渐营养不良?#23567;?br />
    听冯庸提起王永江,周赫煊也不禁感叹。

    那位老先生属于民国时代的超级内政人才,而且为官清廉、毫无私心,同时又杀伐果断,敢于得罪权贵,并进退有度,能屈能伸,知人善任,堪称王佐之才。

    当初张作霖搞东北联省自治,王永江统管三省政务。他上任前就提出要求,东北的官员任命问题,张作霖不得插手。结果王永江提拔起一大批实干官?#20445;?#24352;作霖死后东北不乱,很大程度上归功于王永江当初的选贤?#25991;堋?br />
    ?#19978;?#21834;,?#19978;В?#36825;人死得太早了。可以说是呕?#29287;?#34880;累死的,被张作霖的胡搞乱搞气死的。

    周赫煊想到未来的九一八事变,郑重告诫道:?#25300;?#21733;,你要转告六帅,不管发生?#35009;矗?#21315;万不能动兵打内战。”

    冯庸笑道:“东北?#23478;字牧耍?#24403;然不可能再打内战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的编?#19981;?#35758;,就是内战征兆啊!”周赫煊急道。

    冯庸闻言一愣,表情凝重地说:“不会吧,难道常凯申敢跟全中国的地方势力开战?”

    “他要削藩,你说各省军阀会是?#35009;?#21453;应?”周赫煊反问道。

    ?#36299;?#34281;倒不至于,全国裁军方案,大家可以坐拢来一起谈嘛。”冯庸非常乐观地说。

    周赫?#28216;剩骸?#22914;果谈不拢呢?”

    冯庸道:“那就保持现状,大不?#35828;?#26041;的军费开支,不?#36855;?#25214;中央拨款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道:“地方常备军队,自然不需要中央拨款。但各地的警备军呢?如果连警备军的军饷都不走中央,那这个中央政府还叫中央政府吗?这跟藩镇割据有何区别?常凯申为了自己、以及南京政府的威望,是绝对不能容许这种现象存在的。中央想要集权,地方想要自保,这属于不可调和的矛盾。”

    ?#24052;?#20107;可以谈啊。”冯庸说。

    好吧,冯庸的观点跟?#27835;?#23665;差不多,都认为可以坐下来商量,犯不?#21734;?#20853;戈。

    ?#19978;?#20182;们把常凯申想得太软弱了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,?#27835;?#23665;如?#32423;?#26469;,正好跟冯庸碰个正着。

    “汉卿(冯庸)啊,你是张司令的代表,他对裁军有何看法?”?#27835;?#23665;见面就问。

    冯庸笑呵呵的说:?#26696;?#38414;部长一样,我们张司令也支持裁军。”

    ?#27835;?#23665;摆手道:“支持裁军,那是对老百姓说的,咱们就不必说这种空话了。”

    冯庸严肃道:“若裁军计划秉承公心,那我们张司令自然也一心为国。”

    “就怕有人徇私!”?#27835;?#23665;拍着大腿说,他又问周赫煊,“周先生料事如神,你?#40065;?#20975;申这次会玩?#35009;?#33457;招?”

    周赫?#26377;?#30528;说:?#25226;?#37096;长何必问我,您跟常总司令恐怕已经达成秘密协定了吧。”

    ?#27835;?#23665;瞪大双眼:“这你都能猜到?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胸有成竹,阎部长会有心思来参?#28216;?#30340;婚礼?”周赫?#26377;?#36947;。

    ?#27835;教?#30333;说:?#25300;?#26159;跟老蒋有些合作,但又觉得不对头,跟手下?#25991;碧致?#22909;几天都没头绪,所以决定来问问周先生。连英国的汤因比先生,都说你是国际问题专家,对中国的问题肯定也有独到见解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分析说:“常凯申并非蠢货,他敢提出裁军,必然拉一派打一派。中国人讲究远交近攻,必然是拉拢阎部长,而打压冯(玉祥)、李(宗仁)、白(?#22766;?#31143;)。我说得对吗?”

    “全对!”?#27835;?#23665;佩服道。

    周赫煊又说:“李、白二?#35828;?#22320;盘,离常凯申最近,而且他们属于新进军阀,地盘小、?#33258;?#20063;不足,因此常凯申必然首先对二人下手。等解决了李、白,下一个就好?#20540;?#20911;玉祥。至于最后嘛,阎部长觉得会是谁?”

    “可不就是我吗?”?#27835;?#23665;笑道,他清楚这个道理,但却有自己的打算。

    这就是?#26412;?#32773;迷,或者说心存侥幸,总认为受?#35828;?#19981;会是自己。

    冯玉祥在北伐战争中出力很大、损失最多,但半年前的分赃会议上,却被常凯申刻意打压,最后得到的?#20040;?#31455;不如?#27835;?#23665;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冯玉祥还抱着幻想,希望在编?#19981;?#35758;上得到常凯申支?#37073;?#20174;而在中央取得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
    不管是以前的北洋政府,还是现在的南京政府,都是合法的中央政府,占据着道统大义。军阀们是很看重这个的,因此冯玉祥和?#27835;?#23665;都想谋得高位,在中央政府有?#35828;?#20301;和影响力后,联合其他势力,通过政治打压的方式逼蒋下台。

    周赫煊不想看到军阀混战,他建议说:?#25226;?#37096;长,你最好在常凯申对李、白二人下手时,就?#22659;?#26469;反对,这样才能避免事态扩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,容?#20197;?#24819;想。呵呵。”?#27835;?#23665;敷衍道。

    周赫煊出的是好主意,也是唯一避免中原大战的方法。只要常凯申不能顺利压服李、白,就不敢轻易对冯玉祥下手。

    可?#27835;?#23665;不愿意,因为跟常凯申的密约,此次裁军他属于受益者。

    到嘴边的肥肉,?#27835;?#23665;不想放过,至于李、白二?#35828;?#27515;活,他才懒得去管。

    唇亡齿寒的道理谁都懂,但真正?#20540;?#33258;己时,总还抱着侥幸和幻想。

    ?#27835;?#23665;觉得,等常凯申解决了李、白,再对冯玉祥下手时,必然弄得天怒人怨。到时候他?#22659;?#26469;振臂一呼,联合各方势力,就能轻轻?#20260;杀?#36843;常凯申下野,他自己则有机会成为中国的最高领袖。

    周赫煊提醒道:?#25226;?#37096;长,常凯申是绝对不会遵守你跟他的?#32423;?#30340;,小心被?#35828;?#26538;使。”

    ?#27835;?#23665;说:?#25300;?#24819;问的就是这个,常凯申到底会玩?#35009;?#33457;招?”

    “过河拆桥,你当心就是。”周赫煊道。

    ?#27835;?#23665;还想再问,周赫煊却闭口不言,因为说了?#35009;?#29992;。直到?#27835;?#23665;去南京开会,才终于明?#36164;裁?#21483;过河拆桥……

    在阎、蒋两?#35828;?#23494;约中,常凯申和?#27835;?#23665;各获得十个师编制,冯玉祥八个师编制,李宗?#30465;壮?#31143;加起来八个师编制,其余几个师归中央直属。

    此计划由?#27835;?#23665;主动提出,然后常凯申顺势答应,他们联手起来打压其他人。

    可?#27835;?#23665;万万没想到,常凯申突然临时变卦,莫名其妙把全国设为八个编遣区,常凯申自己就独自掌控四个。这个裁军方案如果严格实施,那么全中国的军队,有一半掌控在常凯申手?#23567;?br />
    由于?#27835;?#23665;在开会第一天,就表?#22659;?#24378;烈支持中央的态度,到最后他都无法反对这个方案,?#33618;?#21547;泪吃下自己贪心的苦果。

    这?#20107;?#21334;,亏大发了!

    开会结束后,?#27835;?#23665;对自己的随员感叹:“又被周先生料中了,我就不该支持老蒋,作茧?#24895;堪。 ?br />
    
热血传奇下载完整版
棋牌代理招募 11选5如何对打不亏 内蒙古时时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黑龙江时时历史号码 2019年六开彩49个号码 极速赛车开奖直播 辽宁11选5下载 江西时时开去年的好 网上银行app 北京赛车pk计划